教育机构-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线下的教培不会被在线教育取代-临沂新闻大厦

                              • 时间:

                              斯洛伐克总理辟谣

                              STEAM 教培線下開課場景「在知識傳遞和提分方面,線下競爭不過線上,但是教育的目的並不僅僅是傳遞知識和提分,完整的教育應該鍛煉孩子的創造力,解決問題的能力,協作能力,表達與領導力等多方面。在綜合能力培養方面,線下具有無法替代的優勢。」童心制物(Makeblock)CEO 王建軍說道。在疫情之後,線下教培機構終將回歸線下開課,應該找准自己的定位,提供更有價值的教育,促進學生更全面的發展。我們有理由相信未來線下的教培不會被在線教育取代,將繼續發揮獨特的價值,促進行業更向前的發展。

                              OMO模式對大部分線下教培來說,或許不是一個靠譜的選擇

                              面對在線教育的衝擊,線下教培轉型線上是不是一門好生意?其實沒有開發能力和運營經驗的線下教培機構轉型線上並不容易,存在着課程無法直接在家開課、教研、授課團隊老師較缺乏直播經驗等因素,尤其對於是STEAM教育等領域,一旦脫離線下互動將無法高效開展,因此線上線下融合(Online-Merge-Offline)是當前很多線下教培機構轉型的方向。

                              疫情只是在線教育火爆的助推劑,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數據顯示,近兩年在線教育呈現出爆髮式增長,2018年,我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約2.08億人,2019年,我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約2.59億人左右。大多數在線教育公司因以教學效果為業務導向得到家長的廣泛認可,市場規模也隨之持續增長。

                              單純以「提分」為目的,線上教育的綜合競爭力遠大於線下

                              其實線下教培有天然的優勢,並有其巨大的存在空間。在線教育無法與學生面對面教學,無法及時溝通與反饋,同時也存着學生注意力難以集中等問題,線下教培機構,優勢在於給予孩子面對面地教學,這樣也可以及時發現學生問題,並且及時得到學生反饋,教育不是一味地灌輸,填鴨式教學早已不合時宜。同時線下教培機構,特別是STEAM 教育機構能提供工具等硬件,鍛煉學習的動手能力、創造力及解決問題能力。

                              疫情當前,線下培訓機構壓力陡增,據悉現階段預計全國有超過40萬家教培機構需要暫停線下授課。作為受到此次疫情「精準打擊」的線下教培機構一時間陷入了前後為難的境地。一方面2019年以來在線教育的衝擊,教培機構跑路事件時有發生。另一方面此前教培機構的培訓模式又難以在短期內順利過渡至純線上模式。疫情肆虐,線下教培出路在哪裡?近期,童心制物(Makeblock)CEO 王建軍撰文:《此「疫」之後,線下教培何去何從?》,對於STEAM線下教培的現狀及突圍提出了觀點,可見微知著。

                              對此,童心制物(Makeblock)CEO 王建軍對線下教培機構通過OMO方式進行轉型成功抱有不同的看法,如王建軍所述,「所有教育產品和服務的競爭最終都會落到都孩子時間的爭奪,或許很多機構會想我之前只有線下給用戶提供服務,但是現在我可以線上線下都提供;但限制是,孩子的時間是有限的,你能夠讓用戶花在你的產品和服務上的時間是有限的,線上佔用了時間,線下勢必要減少,並且線上線下差價很大,這樣勢必會造成自己左右互搏,低收入產品擠占高收入產品的空間。」

                              如學而思、精銳教育、京翰教育等大型的k12教育機構都廣泛採用OMO線上線下結合的模式,其中,精銳教育2020財年Q1營收8億元,疫情期間在線業務15天實現1億元營收。

                              線下教培出路在於找準定位,不和線上巨頭貼身肉搏

                              在線教育市場規模疫情期間,面對大好的增收窗口,在線教育則迎來了發展的機遇,有助於在短期內完成用戶認知,獲得大規模用戶增長、提高了市場的滲透率。而相對比純線下教育機構,它們的優勢在於不僅可以通過線上課程承接線下用戶,對衝線下課程暫停的風險,同時因為有更強的服務和產品,很有可能獲得更高的正價轉化率。疫情或將加快行業的洗牌,行業有望迎來整合期,教育龍頭將受益,會迎來新的發展機遇,綜合競爭力遠遠大於線下教育機構。

                              經過此次疫情,在線教育加速了行業競爭,對於獲客環節的流量獲取及精細化運營,師資、教研、服務、運營管理等方面均有較高要求,同時行業頭部效益越趨明顯,即使在疫情之後市場將回歸常態,在線教育新用戶的留存高低還是要看品牌、品質以及服務等綜合體驗。線下的教培機構作為一個新手,短時間內難以建立於規模效應,而且本來單線下業務就難盈利了,更不可能有多餘的利潤去彌補線上的虧損因此線下教培機構難以直面競爭。因此對於大部分線下教培來說,OMO模式或許不是一個靠譜的選擇。

                              正如童心制物(Makeblock)CEO 王建軍所言「如果教育目的只是知識傳遞、考試分數的提高,那麼線上的規模經濟模型很好,意味着可以找非常頂級的老師製作非常優秀的課程,一整支團隊打磨這個課程,而線下的教培沒有線上的規模經濟效應,教育水平又良莠不齊,與線上教育競爭並沒有明顯的優勢。」

                              今日关键词:外交部新任发言人